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 > 行業資訊 >正文

支付寶要抄房產中介“后路”?信用免押 單月付租

發布時間 2017-10-12    來源:大河網

 鄭州被支付寶“租房”平臺列入首批開放的8個城市,這個消息在鄭州房屋租賃市場引發了震動。昨日,螞蟻金服官方回復本報,“支付寶‘租房’并不直接針對個人房主服務,因而與房屋中介行業是合作關系,并無直接利益沖突”。不過,支付寶對租房市場釋放的“免押、單月付”等手段,業內則預判為“互聯網推動國內中介行業大浪淘沙”的明確信號。

  支付寶“租房”平臺頁面

  信用免押 單月付租 支付寶“租房”嚇了中介行業一跳

  10月10日,借在上海舉行的“中國放心公寓聯盟發布會”,支付寶宣布“租房”平臺正式上線,并在國內加載了超百萬間公寓房源。包括上海、北京、深圳、杭州、鄭州在內,該平臺開放的首批應用城市共計8個。不僅如此,支付寶“租房”還釋放出多道殺手锏,如“信用免押”“房源杜假”“單月付租”“租住多方互評”等。

  “鄭漂”林小姐算了筆賬:在鄭州,房東或中介提出租金門檻是“押一(單月房租)付三(3個月房租)”。其與同學在鄭東新區合租的兩居室,月租達到了3500元,加上中介服務費,其首次付租需達萬元以上。

  “如果能提供信用免押、單月付租,租房人的壓力就會倍減了。”林小姐稱對該項服務頗有欣喜。不過,昨日記者在該平臺看到,上面的房源或有免押、或有單月付,但如林小姐所期望的“免押+單月付”仍是一種期待。

  但即便如此,這個消息當日還是讓鄭州的中介圈炸了鍋,諸如“支付寶抄后路”的質疑不絕于耳,甚至還有中介公司提出,“支付寶上線‘租房’平臺,并無明示其具備經營房屋租賃的合法資質”。

  昨日,螞蟻金服官方回復本報,稱支付寶“租房”平臺并非針對個人房主開放,當前該平臺所加載房源,全部來自公寓經營公司、房產托管公司等線下實企,其向該行業輸出的是互聯網信息技術體系、支付體系、芝麻信用體系,因此其與中介行業并無直接利益沖突。

  不同租房方式對比

  久亂終得治理,中介行業或進入新一輪洗牌

  由此看來,支付寶“租房”只相當于在淘寶網上開通了租房頻道。那么,為何這會讓房介行業感到緊張?這或與中介行業低層次、白熱化的競爭生態直接相關。

  “中介圈兒對支付寶最大的擔憂,是后者利用互聯網技術擊破租房市場信息不對稱,并通過信用體系瓦解中介行業的商業模式。”鄭州一位業內人士如此評價。

  如搜房網鄭州站負責人王先生認為,當前鄭州中介行業對支付寶“租房”存有過度擔憂。顯然,網企并不具備展開大規模地面行動的基礎,如落實房源真實、托管房屋(含維修)、調和租住雙方矛盾等,所以與中介合作、輸出服務型產品是其主要訴求。但亦須看到,隨著支付寶殺入租房市場,即將引起同城服務類或房產業垂直類網企(如搜房、58同城等)之間的強烈競爭,從而催化租房市場、中介行業產生洗牌效應。

  此言不虛。今年6月底,省住建廳曾發布數據,河南省人口城市化比率已經接近50%。尤其是作為中部中心城市的鄭州,每年有300萬流動人口需租賃住房。與此同時,魔飛公寓今年曾發布數據顯示,作為中部中心城市的鄭州,其房屋租賃市場的年交易規模超160億元,與杭州、武漢基本持平。

編輯:

青海体彩十一选五结果查询